以北京互联网法院为例

2020-08-13 02:59

吴旭华认为,网红以广告形式带货的食品一旦出了问题,其本人和网络平台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并且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则要承担连带责任。

但在电商平台上,记者发现一些售卖灯泡糖的商家并没有安全提示;有的甚至在食品包装的食用方法上,直接“搞怪”式地写着“整只灯泡塞入嘴中”。也有网友反映,“就是劣质的糖果,在水里化开之后还有杂质。”

上市3个月销量破千万,迅速爆红抖音、小红书等网络平台……今年夏天,一款双黄蛋雪糕成为网红。然而,浙江温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今年6月公布,这款双黄蛋雪糕因菌落总数、大肠菌群两项指标检测不合格而登上“黑榜”。

比例制作。这遭到网友“翟先生”的质疑,自己将灯泡糖塞进嘴,花了45分钟左右才使劲拔出来。

今年5月,上海的董女士在某网络平台上看到一位农村大妈拿着烤虾做推广的视频,称“自家烤的虾干,保质保量”,便下单购买,但收到虾干才发现是“三无”产品。平台方回应称,已下架涉嫌存在虚假宣传的问题广告,并暂停烤虾类商品广告上线。

记者梳理发现,一些网上的爆款食品,实为打着“自制食品”“农家直销”的旗号虚假宣传的“三无”产品。

与传统销售渠道不同的是,一些“三无”产品正通过微信朋友圈销售给熟人,包括微商在内的社交电商销售渠道不但避开了市场监管环节,而且给受害人维权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食品安全问题关系到千家万户,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理应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吴旭华说,“网络平台应当对广告主的商品进行审核,要求网红严格按照广告法的规定推广销售商品;广告主也应通过合同对平台和网红的行为进行约束,保障商品的正常、合法销售;作为行政执法部门,应当随时高度关注目前网红带货现象,根据不同的带货方式采取不同的管理形式,不断适应网络技术和网络推广发展的需求。”

吴旭华分析称,一些商家迫切想要提高销售量,出现了虚假宣传和刷单刷量等行为。同时,kol和主播网红带货心切,对外宣传产品过程中添油加醋,偏离了商品本身的质量属性和正常用途。加之一些平台对网红kpi考核指标高,一定程度上迫使其做出上述行为。

近日,多部门表示联合开展落实食品药品安全“四个最严”要求专项行动。“我们对网红食品现象高度重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执法稽查局局长杨红灿表示,在专项行动中,将对利用网络、电商平台、社交媒体、电视购物栏目等渠道实施的食品安全违法行为重拳出击。

“网红食品走红,与kol(关键意见领袖)主播强力带货有着直接关系。”杭州市律师协会互联网信息专委会主任吴旭华对记者表示,“之前民众相信广告,而在互联网时代,kol和主播成了年轻人追逐和崇拜的对象,因此也带红了网红食品。”

今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共受理食品类投诉9118件,同比上涨25.8%。其中,在热点类投诉中,网红食品问题频频被曝光。从司法审判来看,以北京互联网法院为例,截至今年6月21日,该院受理的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件和互联网购物产品责任纠纷案件两类案由中,涉网售食品类案件占比高达73%。

对此,多家平台给予回应:淘宝直播表示欢迎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于此类行业乱象进行整治;快手建立了三审制度,上线了一整套审核体系;蘑菇街称也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工作,进一步完善相关管理机制。

同样在抖音、微博上走红的还有一款灯泡棒棒糖。在电商平台上,这款灯泡棒棒糖号称按照电灯泡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