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确保各项工作的顺利交接

2020-05-09 22:23

所以,“尽管新任行长人选非常优秀”,吴晓球等认为,为了北京银行经营管理工作的平稳过渡,可以考虑设立几个月的过渡期,以确保各项工作的顺利交接,以及优秀管理经验的延续和传承。而其他董事也表示,行长职务责任重大,设立过渡期、实现行长人选平稳过渡对北京银行发展至关重要。

但是,对于过渡期期限长短,以及过渡期内新、老行长如何分工等具体情况,北京银行并未给出明确答复。而在张东宁升任行长之后,副行长一职还暂无人选,届时,副行长的任命会否再次引发董事质疑,又将如何处理?

但在北京银行董事们看来,设置过渡期,并非无章可循,反而更符合“国际银行惯例”。

外籍董事叶迈克先生认为,设立过渡期符合国际银行惯例,是良好公司治理的体现,并将有利于广大股东、客户和监管机构的利益。吴晓球等独立董事表示,设立过渡期有国际先例,是个值得借鉴的做法。

在任志强炮轰北京市国资委之后,一场“央企高管任命行政化”的讨论也在网上沸腾起来。有分析人士认为,对于有国资背景上市银行而言,高管的任命已经流于形式,尤其是董事长、行长、监事长这“三长”的上任,基本上都是先由组织任命,任命过程并不会征求股东意见,最后再“象征性”地走一下相关程序。而且在组织任命之后,即使董事会和监事会有异议,决定也再难有所改变。

而为新、行长接替设置“过渡期”,从a股上市银行的情况来看,北京银行是首例。尤其是今年以来,银行业进入高管频繁变动期。5月,工商银行董事会通过了聘任易会满担任行长的议案;6月,招商银行董事会通过了田惠宇担任行长的议案;另外,交通银行董事长一职由原副董事长牛锡明升任,原董事长胡怀邦则转而执掌国开行董事长。但相同的是,这些银行都没有为其高管更替设置“过渡期”。

从北京银行股东持股情况、董事长公开表态以及媒体报道情况来看,外资股东ing银行在北京银行颇具话语权。

北京银行即将要面临的问题是,过渡期内新、老行长如何分工等具体情况。而在张东宁升任行长之后,副行长一职还暂无人选,董事长闫冰竹也到了退休年限,届时,董事长、副行长的任命会否再次引发董事质疑,又将如何处理?本报对此将持续关注。(时代周报 记者 胡秀)

一共7页公告,有4页都是有关董事们对行长职位更替的意见,其中反对声音居多。据了解,近日原行长严晓燕因年龄原因提请辞职,接任者为原党委副书记、副行长张东宁。而在公告中如此详尽地披露讨论内容的情况实属少见,对此,北京银行办公室相关人员给媒体的说法是,“就为了把事实反映一下。”

这次有商量的余地,有北京银行内部人士透露,过渡期的设置实际上是应北京银行外资股东in g集团股东代表的强烈要求,而这一点,也在北京银行的公告中得到证实。公告称,ing集团股东代表指出, ing集团曾为ceo变更设立了7个月的过渡期,目的是为了确保领导职务和各项工作的无缝交接,因此,ing集团股东强烈要求北京银行在行长人选变更时,同样设立过渡期,做到与国际惯例接轨。

而早在今年1月时,据新浪财经报道称,有消息人士透露,北京银行内部倾向于将张东宁提为行长,还称北京市组织部门已经启动了对张东宁的考察,之后拟报监管部门批准。但北京银行并未就此作出回应。

尽管无法改变老行长辞职、新行长接任的决定,但在外资股东ing集团股东代表的强烈要求下,依照“国际惯例”,为新、老行长交接设置“过渡期”,未来一段时间里,老行长严晓燕与新行长张东宁将一起工作。

8月2日,北京银行董事会上,就新老行长更替一项议程,董事中间出现反对声音。“有许多董事表示对严晓燕女士辞任行长职务表示遗憾和不理解,也有一部分董事表示反对,认为严晓燕女士管理经验丰富,身体状况良好,能够继续胜任行长职务。”北京银行的董事会决议公告中,这样直白地写道。

1月15日,在任志强的新浪微博上,他以北京银行董事的名义发布了一条“令中外所有董事震惊和愤怒的消息”。他称,“今天北京银行开董事会,代表只有不到10%股权的小股东的北京市国资委党委,居然可以给上市公司的北京银行下达撤销未到届应改选的现任监事长(保留了监事),并任命不是监事的人员担任监事长的命令文件。严重违反了上市公司的管理规定和严重侵害了其他股东的利益。”并且,连发数条微博称,北京市国资委严重侵害其他股东权益的做法受到董事会和代表众多中外股东利益的股东董事的坚决反对。

至于过渡期有多长,吴晓球等称,将建议与监管部门充分沟通,争取不超过一年时间。

于是,以保证北京银行平稳过渡为理由,叶迈克和吴晓球等提议,在新老人选更替期间设置“过渡期”,过渡期不超过一年。

但是,对于过渡期期限长短,以及过渡期内新、老行长如何分工等具体情况,公告中并未提及。

事实上,北京银行因高管职位变动而遭自家董事质疑,已不是头一次。早在半年前,因北京银行换监事长一事也曾惹来一场风波,而质疑者就是有“任大炮”之称的任志强。

实际上,反对也好,不理解也罢,董事们的反对声音终难改变老行长辞任、新行长任职的结局,这一点,不管是外籍董事叶迈克,还是独立董事吴晓球以及其他独立董事,都心知肚明。

董事长闫冰竹曾公开表示,“开董事会很艰难,我们提什么,他们总反对。”而据媒体报道,2005年12月22日,外籍董事第一次参加北京银行董事会,就不同意拟在顺义新城建立总部技术研发基地的议案,最终这项议案被否决。

尽管北京银行是上市公司,但没有在外资股东积极争取下,换帅可能又将“没得商量”。

回到此次行长更替事件上来,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即使董事们有反对声音,也难以改变严晓燕辞任、张东宁接任的决定。“过渡期”的设置,在业内人士看来,是延长严晓燕任期的曲线策略。

在董事们看来,为老行长辞任、新行长接任设置“过渡期”非常有必要。吴晓球等独立董事表示,当前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银行出现流动性紧张,很多新的监管政策密集发布,银行发展面临着严峻挑战。在这样的环境下,商业银行的主要负责人应保持相对稳定性。而严晓燕自任职以来,全面负责北京银行经营管理工作,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当前复杂的外部环境下,更应发挥严晓燕的独特作用。

而经历6个小时的愤怒之后,任志强选择删除微博,对此他的解释是“奉领导指示,此事不宜公开讨论”。北京市国资委对此事的回应是,并没有下发命令性文件,只是做了人选推荐。

而此次,北京银行最终认可了董事们“国际惯例”的说法,并认为,设“过渡期”之举,确实会给北京银行的未来发展带来一系列利好。公告表示,设立过渡期,有利于激发市场信心,赢得市场信任;有利于本行发展战略和企业文化的顺利延续,以及优秀管理经验的传承;有利于实现各项业务的平稳过渡,有效保护股东、客户、存款人以及投资者的利益。并且,能够彰显北京银行的全球化视野和国际领先的公司治理理念。

今年以来,北京银行由于在多次换届中,高层被“内定”,而屡遭董事强烈质疑。但8月该行行长换人过程中,却因外资股东叫板而扭转了局面。

并且,“先上车、后补票”的任职程序,给任志强“发飙”的理由。据了解,北京国资委对新监事长的任职决议是2012年12月27日发出的,但北京银行才于2013年1月10日公告和1月15日补充公告前任监事长辞职、新监事长当选的消息。

在任志强微博质疑北京市国资委之后,据财经媒体报道,一位知情人士称,任志强和外资股东方之所以没有继续抗议,是因为政府方面承诺,北京银行今后的高管任职会按照市场规则办理。另外,该知情人士还透露,政府把说服外资股东不采取行动的任务交给了任志强。8月13日,时代周报记者为此致电任志强,但他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在综合各董事的意见后,北京银行明确表示,同意聘任张东宁先生为本行行长,但设立过渡期。理由是因担任此职务需要履行任职考试、监管部门审核批准等程序,还会有一段时间和过程,为保证各项工作的平稳过渡和有序交接,才作出设立过渡期的决定。过渡期内,严晓燕仍履行行长职责,并与张东宁做好交接工作。

叶迈克则建议,将严晓燕行长的任期延长一年,即至2014年上半年为止,在过渡期内,严晓燕行长应与继任者一起工作。在他看来,如果严晓燕过早辞任,将会向市场发出忧虑信号,使继任者很难取得市场的信任;但如果严晓燕与其继任者并肩工作一段时间,将有效激发市场信心。

8月2日在北戴河召开的这场董事会,由董事长闫冰竹主持,到会的17名董事需对7项议案进行投票。而从北京银行的公告来看,其中6项议案都很顺利地通过了董事们表决,但《关于聘任张东宁先生为行长的议案》这一项则引发董事们的“口舌之战”。

据北京银行2012年年报称,北京银行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排名第一的是来自荷兰的外资股东ing银行,持有13.64%的股权;北京市国资委下辖的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则是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8.84%;而占股比例为5.08%的第三大股东—北京能源(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实际上也是北京国资委全额控股公司。后两者股份合计13.92%,略超ing银行。

设“过渡期”一举,从a股上市银行的高管接替情况来看,北京银行是首例。为此,记者电话联系了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其秘书接听了电话并回复称,因自己没有参加董事会,所以会上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北京银行确实首次为行长接替设置“过渡期”。